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加国 Canada

11.11纪念日特稿:电影巨制般的不朽华裔传奇 — BC省马氏亲兄弟永远被加国人缅怀

发布时间:2018-11-14
发布者:admin

每年的荣军纪念日之际,加拿大的媒体都会推出各自的相关报道,其内容虽然不尽相同,但是他们的主题都是都一样,那就是都是深切怀念那些在硝烟弥漫的时代奋不顾身保家卫国的勇士们。


今年本地媒体集团Black Press旗下的众多媒体都在转发一篇荣军纪念日文章,其主角人物是一对华裔亲兄弟。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137.jpg

下面照片中这两位飒爽英姿不逊年轻时代的老人分别是广为加拿大人知晓的马邦基(左,Albert Mah)和马绍基(右,Cedric Mah)兄弟,也就是当地华人口中的“A·马”与“C·马”。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201.jpg

Credit: Steven Lemay


实际上,他们年轻时的照片更出众,他们的传奇经历也更令人仰慕!


兄弟俩出生于BC省北部的鲁伯特王子港(Prince Rupert),战时的一个军事基地。他们从小就迷恋航空,有一次弟弟马绍基甚至还撑着伞从车库房顶上跳下来,试图实现他的飞行梦想。


马家先辈同很多的加裔华人一样,19世纪就成为最早一批来到加拿大的劳工。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218.jpg

Credit: Steven Lemay


实际上,他们年轻时的照片更出众,他们的传奇经历也更令人仰慕!


兄弟俩出生于BC省北部的鲁伯特王子港(Prince Rupert),战时的一个军事基地。他们从小就迷恋航空,有一次弟弟马绍基甚至还撑着伞从车库房顶上跳下来,试图实现他的飞行梦想。


马家先辈同很多的加裔华人一样,19世纪就成为最早一批来到加拿大的劳工。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218.jpg

— Bruce Wishart / Facebook


当马氏兄弟的父亲于1936年病故时,马氏兄妹9人和其他家人一同携带父亲的骨灰回到了广东故乡。但随后为完成学业,只有十几岁的兄弟俩离开家人,由中国回到了加拿大。


马氏兄弟俩一生的故事有很多可歌可泣的篇章值得书写,加拿大的新闻媒体和档案史册有诸多报道或记载。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只能摘取其中的一部分。


A马:孤胆闯敌后勇救家人


A·马喜欢冒险,喜欢吹萨克斯风,甚至在开飞机的时候也要在飞行途中吹上一两个小时给机队中的战友解闷。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309.jpg

图片来源:ccmms.ca


更令人敬佩的是,这位地道的华人后裔在18岁时还曾获得了BC省金手套业余拳击赛的冠军。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607.jpg

图片来源:cfcnews.ca


日军侵占中国之后,他辞去魁北克航空公司的职务,回中国参加支援中国的空军。在二战中,他飞了420个往返班次,是那脍炙人口的抗战时“驼峰”航线的开路人之一。


他回到中国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解救被困在沦陷区的家人。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629.jpg

图片来源:cfcnews.ca


由于不会讲中文,他巧妙地装扮成一名聋哑人应付日军哨所的盘问,步行穿过封锁线来到他的家乡飞鹅村。他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说,他曾经一度藏在棺材中,几乎窒息。


等他终于回到家里,却发现让全家人逃出封锁线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他决定只带走12岁的妹妹Bernice。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652.jpg

图片来源:cfcnews.ca


他和妹妹在夜幕的掩护下绕过日军阵地,而白天则躲起来休息,他们甚至还藏进过妓院。


有一次,他们乘的船遭到了日军零式战机的扫射,所幸没有受伤。最后他们终于安全逃出,A·马将妹妹送往印度,自己则返回部队继续执行飞行任务。


奇迹保命


日军投降后,A·马和弟弟又留在中国,创办了一家空运公司,继续为当时和解放军作战的国民党军队空运补给。


由于当时国共双方的紧张对峙,所以A·马出色的空运业务很快被盯上了。


有一次A·马在香港的一家餐馆与人谈生意时,他无意中听到了邻桌有人提到了他的名字,对方称A·马“可疑”。


A·马因此就没有接受那笔运输生意。不久后他就发现替换他的飞行员在执行飞行任务时中途飞机爆炸失事。


不久后A·马和弟弟就停止了空运业务,回到了加拿大。


1956年A·马在加拿大与Jewel Martin结婚,育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不过这段婚姻在1967年结束。


2004年5月6日,84岁的A·马在蒙特利尔的圣玛丽医院因胃破裂去世。


C马:高空撒亿万现金


弟弟C·马生于1922年6月16日,在马家十一个孩子中排行第八。《环球邮报》在2011年6月一篇题为“无所畏惧的飞行员飞越喜马拉雅山脉参加抗日”的文章中,讲述了C·马的故事。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739.jpg

   图片来源:ccmms.ca


由于他的中国血统,二战时加拿大皇家空军拒绝C·马入伍。他和哥哥一道加入了当时隶属于泛美航空的中国国家航空公司(Chinese National Air Corp.),冒着生命危险,在美国志愿者主导的飞虎队中,飞行了300多个航次。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806.jpg

图片来源:ccmms.ca


C·马被认为是当时驼峰航线上最顶级的机师。


1945年8月23日,C·马负责运送从美国印制的钞票到中国,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士负责随机押送。C-46运输机的两翼由于结冰变重,更糟糕的是两个引擎中的一个居然停转了。


C·马要求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士听从他的指挥,将钞票踢出货舱,最终52捆钞票中的48捆都被扔下了飞机。


他留下了4捆,不是爱财,而是因为他认为迫降时没准儿用得上,哪怕只是为了用来做生火取暖的火引。


“够败家的吧?”C·马后来在一封信中写道,“我们用8亿6千6百万现钞兑换了一架价值3百万的飞机和我们几个人的生命,不过这是一笔公平的交易。”


美军随即进行了彻底的地面搜索,但这笔钱却完全不见了踪影。后来上了年纪的C·马还经常开玩笑,说他每年都会接到几个电话,问他到底把钱掉在了哪里。


C·马飞越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航线337次,他为中国内陆运送了人员、弹药、燃料、医药、食品等大量物资。飞机返程时,则带出了水、锡、铅、锌和西方制作毛刷用的猪鬃。


2011年4月29日,C·马在埃德蒙顿因中风逝世,终年88岁。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826.jpg

图片来源:cfcnews.ca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500名华人服务于加拿大军队。有的成为英国特别行动处的特工人员,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做敌后工作。


在二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的加拿大华裔老兵四处游说,争取自己作为加拿大公民应有权利能得到认可,针对中国的排华法案最终在1947年被废除。可以说,华人用鲜血和生命改善了自己在加拿大的地位。


直到这个时候,加拿大华人才有可能申请自己的配偶及18岁以下未婚子女移民加拿大团聚。


同年,华人重新获得了被剥夺24年的投票权。一年之后,华人终于获准从事律师、会计师、医生等知识性职业。


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马氏双雄的功绩才得到认可。A·马于1995年获得美国空军授予的代表最高荣誉的杰出飞行十字勋章和空军勋章。1997年,C·马也终于获得美国政府颁发的相同殊荣。



关于飞虎队:


“飞虎队”是个英雄集体的称号。正式名称为:美籍志愿大队(英文: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简称AVG ),又称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


“飞虎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华民国成立,在中国、缅甸等地对抗日本。其中大多数人员和设备来自美国陆军航空队,也有英国和印度的英联邦部队以及缅甸劳工团队和中国国民航空空运科的人员和飞机。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844.jpg

图片来源:flightjournal.ca


其实,驼峰航线上航行的主要是美国运输机队,它与“飞虎队”虽不是一码事,但“飞虎队”的战斗机也曾经为驼峰航线上的运输机护过航。


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因为有了“飞虎队”这个俗称而享誉天下,甚至许多中国老百姓只知道“飞虎队”而不知道美国航空志愿援华航空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实上,在驼峰航线运送物资的是美国陆军空运总队印中联队和马氏兄弟所在的中国航空公司,也不属于美国航空志愿队和第十四航空队。


“飞虎队”无疑是中国老百姓对英勇作战、战功卓著的美国志愿队最高的赞誉。

WeChat Image_20181113093902.jpg

图片来源:wikipedia.com


权威学者认为:隶属于“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才能称为“飞虎队”。其时间范围是1941年7月至1942年7月,他们的飞行员就是99人,飞机也是99架。而以后的中国特遣队和第23战斗机大队以及第十四航空队,尽管都是属于陈纳德指挥,但都不能称其为飞虎队。其他在中国或者中印缅战区活动的美国航空部队更加沾不上边,谈不上属于飞虎队。


陈纳德上校领导的飞虎队,从1941年底到1942年中,历时7个月的战斗中,以空中损失12架飞机和地面被摧毁61架(包括撤退时自毁的22架的代价,取得了击毁敌机300架的战绩。


飞虎队共牺牲26名飞行员。


在陈纳德之前,所有到中国来的外籍军人大多与侵华有关,而陈纳德是第一位帮助中国人打击外国侵略者的外籍将军。


在中国抗日战争最为艰难的岁月,陈纳德将军舍生忘死,亲率“飞虎队”志愿者,将日本鬼子杀得哭爹喊娘,每当张着鲨鱼大嘴的战机出现,鬼子则惶惶然而不可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