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纳奈莫 Nanaimo

黑帮刚走,“奥丁战士”又来!有反种族倾向的他们要“震慑”的是帐篷城里的流浪汉

发布时间:2018-8-4
发布者:admin

前不久,纳奈莫的地狱天使(HA)刚刚开了个大趴庆祝他们队伍的生日,这后脚便又生生不息地冒出了另外一个有点“瘆人”的团体。


本周日下午一点半,据传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奥丁战士(Soldiers of Odin)”温哥华岛分会要参与反帐篷城组织的游行,为他们“壮胆+撑腰”,震慑那些如小强般难以被撼动的住在帐篷城里的人们!

WeChat Image_20180803094432.jpg

芬兰的奥丁战士,图片来源:CBC


本岛电视台CHEK就此事对奥丁战士温岛分会的头领进行了采访。该位头领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


他称目前奥丁战士温岛分会在岛上有一百多名会员。


他说大多数居民都希望帐篷城尽快解散,“当然我们不希望他们就像被风刮走,我们希望的是社会服务机构和本地政府能够介入,给他们提供住宅,帮助他们戒掉毒瘾。”

WeChat Image_20180803094454.jpg

图片来源:CHEK News


他说奥丁战士只是去帮着维持秩序,不会去鼓动仇恨和暴力行为。


尽管奥丁战士最早是2015年在芬兰成立的有种族主义倾向的反移民组织,但是上述这位首领说他们早就切断了跟总部的联系。

奥丁战士温岛分会和加拿大分会的徽标,图片来源:FB


“我们的会员来自各种肤色、种族和宗教,只是诽谤者老把我们称作是新纳粹。”


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纳奈莫警方称他们已经了解到奥丁战士和反帐篷城组织的动向,并将在现场增派警力进行监视。


民间的反帐篷城组织Action Against Discontent City认为位于市中心的帐篷城不仅滋生各种毒品活动,帮助藏匿毒贩,也容易产生“健康和生活方式”问题。据报道帐篷城的吸毒和娼妓问题在大白天都会不断地曝露在周围居民的视线中。


WeChat Image_20180803094603.jpg

纳奈莫市府同帐篷城的较量已进行很久。虽然市府采取了包括提起诉讼等软硬兼施的手段,但始终无法将这一弱势的无家可归群体逐出市府门前不远的那片空地。


以下关于加拿大奥丁战士组织的内容原文转载自加广中文,是CBC在2016年9月份所做的一篇相关报道:


是白人至上还是守护社区?

奥丁战士在加拿大


“奥丁战士”组织 (Soldiers of Odin) 在欧洲难民危机中发端于芬兰,逐渐发展到其他国家。目前它已经不声不响地越过了大西洋,在阿尔伯塔省、萨斯喀彻温省和安大略省都建立了分支。尽管它为了更适合加拿大社会的“水土”常常以较为温和的面目出现,但还是引起了反种族主义人士的警惕。


加广中文采访了一位研究街头帮派多年的加拿大社会学者玛丽亚•穆拉尼。她介绍说,“奥丁战士”最早在芬兰出现时,是对大量难民涌入欧洲的一种反应。该组织的成员在街上巡逻,维护治安,保护市民。在德国、瑞典等地发生性侵事件后,他们受到更多的关注,也在更多的欧洲城市发展了分支。


但是穆拉尼说,如果你仔细研究他们的网页和宣传资料,你就会发现他们并不掩饰自己的反移民和仇视伊斯兰的立场。


穆拉尼说,有意思的是,加拿大的“奥丁战士”至少在其网上言论中比他们的欧洲战友温和。加拿大广播公司主持人Rudy Desjardins也说,他们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总是表白自己和欧洲的激进分子不是一回事,他们只是致力于社区安全,组织的活动甚至包括为孩子们修玩具。


穆拉尼说,加拿大“奥丁战士”的Facebook网页表现出令人迷惑的不同面孔,一方面,一些帖子报道其成员参加反恋童癖示威和帮助无家可归者的活动,甚至宣称自己崇尚多元文化,遵守人权宪章。但另一些帖子则直截了当地把伊斯兰等同于魔鬼,种族主义的尾巴时不时就露出来一下。


“特鲁多本身就是一个安全问题,他就是一个ISIS分子”。

 图片来源:奥丁战士温岛分会 / Facebook


穆拉尼说,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有很长的不同族裔和平共处、宽容相待的历史。在这种环境里公开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等于是自黑。“奥丁战士”并不傻,他们是知道如何顺应环境的。因此他们的公开立场并不清晰。


而在欧洲,“奥丁战士”的某些言论几乎可以归入法西斯主义。这实际上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


“奥丁战士”的发源地是芬兰海滨城市科米市。这个城市不大,但却是难民从瑞典进入芬兰的必经之路。该组织创始人米卡.兰塔是一个芬兰极右组织的成员,曾因卷入种族仇恨攻击事件在2005年被定罪。


在北欧神话中,奥丁是一个足智多谋的战神和胜利之神。他独眼,持长矛,骑一匹八足白马在空中飞翔,有狼和乌鸦追随左右。

WeChat Image_20180803094729.jpg

图片来源:Wikipedia


穆拉尼说,许多这类团体都精心选择一个象征物来吸引年轻人,激发他们的好战倾向。 鼓励他们投入捍卫某种价值观的战斗。  对许多年轻人来说,价值观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加入一个团体,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哥儿们并肩作战。


萨斯喀彻温省反种族主义联盟呼吁警惕“白人至上”团体的出现。


“奥丁战士”在萨斯喀彻温省出现后,引起了该省反种族主义联盟的警惕。该联盟发言人鲍勃.休斯表示,这个组织并不能像它所声称的那样保护社区,它只会挑起社区紧张气氛。他不客气地说,我们的社区用不着他们巡逻抓罪犯,他们自己才是罪犯。


休斯还说,他对这个组织在萨斯喀彻温省出现并不吃惊。因为该省过去是极右主张的“沃土”,例如三K党的主张在这里就曾经很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