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纳奈莫 Nanaimo

今天的加拿大在举国哀悼一位女性:虽然曾协助成千上万名女警赢得诉讼和尊严,但美丽的她仍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8-7-12
发布者:admin

因为她和她们,我们知道了有近百年历史的皇家骑警(RCMP)的一个顽疾和这个国家的一个阴暗角落。


7月6日,前女骑警克里斯塔•卡尔(Krista Carle)还是在自己温哥华岛上苏克的家里选择了自杀,以此来摆脱病魔的缠绕,以及那段不堪回首的皇家骑警任职经历。


卡尔自杀后,加国所有大大小小的媒体都在今天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


WeChat Image_20180711094350.jpg

在过去七、八年的时间里,卡尔和众多受到骚扰和不公对待的女警一道,勇敢挑战一个由强势男性控制的官僚部门,得到举国上下人们的尊重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也纷纷对卡尔表示同情和哀悼。

WeChat Image_20180711094407.jpg

“愿人们记住她的勇气和毅力!愿她得以安息!愿她所爱的人安心!”


她是一个让人引以为傲的、令人敬爱的人,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她愿意做所有的事情去帮助别人。我们会如此地想念你!你是所有人的榜样!”

WeChat Image_20180711094428.jpg

“我在多伦多都市警察局只干了两年,我感觉自己必须离开。因为我不想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警察和执法部门的文化是有深刻缺陷的,我怀疑这是否会发生改变。这也是人性的问题,因为给了人权力和权威之后,就会发生腐败,权力和权威就会被滥用。

纳奈莫???


BC省府维多利亚的本地报纸Times Colonist引用的标题是 “揭露性骚扰内幕的前纳奈莫骑警52岁去世”。这是加国唯一在类似报道标题里提到纳奈莫的新闻机构


这个标题好像明显犯了一个错误:因为卡尔大部分的警察职业生涯或所受的性骚扰经历都是在阿尔伯塔,只是后来才调入纳奈莫,且并没有任职多久就辞职了。


但是Times Colonist的错误肯定不是因为疏忽,也不是因为岛上第一大城市对第二大兄弟城市的蔑视,而是因为纳奈莫的皇家骑警部门在这起事件中……


确实并不光彩!

命运是捉弄人的?


图片中最左边从左到右的这三个人依次是珍妮特•梅洛(Janet Merlo)、凯瑟琳•加里福特(Catherine Galliford)和克里斯塔•卡尔。

WeChat Image_20180711094505.jpg

这张照片拍摄于1991年,当时她们刚刚从皇家骑警的警官学院毕业,满怀着青春的梦想和对骑警生涯的无限憧憬。


虽然毕业后各自奔赴不同的地区任职,但是随后相似的悲剧命运像开玩笑一样先后降临到了这三位好友的身上。


凯瑟琳•加里福特


三人中加里福特的职业生涯最为辉煌,曾一度升任BC省皇家骑警的发言人。但是在忍受了同事长达25年之久的性骚扰过程中,她开启了警界女骑警控诉RCMP的先河

WeChat Image_20180711094530.jpg

她所遭受过的性骚扰行为包括警官暴露外阴、被乱摸以及不胜枚举的污言秽语。


2016年当RCMP总长鲍勃•保尔森对所有受到性骚扰侵害的女骑警正式道歉时,加里福特已经泣不成声。是年她同RCMP达成和解方案后因病辞职。


她后来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改变(警界的低俗)文化,但是或许我们真的已经改变了什么。”


珍妮特•梅洛


梅洛从1991年至2010年在纳奈莫皇家骑警部门任职!

WeChat Image_20180711094555.jpg

在此期间,她不断遭受男同事各种形式的骚扰和欺凌,包括低俗淫荡的语言、工作台或工作文件里被放置性玩具等等。


即使在她对上级部门提出投诉后,也没有被认真处理,只是被上级告知“忘了这些事情吧”,或者干脆是一句“走开”。


于是,忍无可忍的梅洛怒而作为首要原告代表,对警队提起了集体诉讼,参加此次集体诉讼的还有其他有类似经历的女警一千多人


而且随后在加拿大还有其他女警发起另外一场集体诉讼,参与的原告同样也多达1000多人。

梅洛发起诉讼案5年之后,也就是在2016年10月6日,皇家骑警总监Bob Paulson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将近两万名的有过被性侵经历的女警和文职人员郑重道歉,并宣布向她们提供总额一亿加元的赔偿


赔偿的具体数额,根据受害程度的不同分为6等,数额分别是1万、3.5万、7万、10万、15万和22万。


伤害最轻的骚扰行为包括带有色情意味的评论和笑话,个人生活受到不合理质疑。伤害最重的骚扰行为则包括受害人被迫性交,因抵抗性骚扰在工作上受到刁难,职业发展受到影响以及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


2010年梅洛也因病辞职,现在经营一家托儿中心糊口。


现在她甚至都不敢出门,因为惧怕遇见那些让她反感的异性前同事。


她后来总结自己的经历并出版了一部书,名为《打破沉默讲述我的RCMP生活》


“(诉讼过程中)曾经有500多名(受过性骚扰的)女警接触过我们的诉讼律师团队,她们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问经济补偿的事情……没有人对这个感兴趣,那不是我们的出发点,我们只是为了寻求改变。”

克里斯塔•卡尔


当年卡尔刚刚踏入警局没有几个月,就会时常在工作文件中发现同事放置的色情图片或物品。

后来卡尔成为共同起诉加拿大检查总长和19名警官的四位女警官之一,控告他们掩盖警队内部性骚扰的事实。这起控诉于2004年达成庭外和解。


卡尔一共任职19年,于2010年与梅洛一同因病从纳奈莫警队辞职。


和她的上述前两位同学、同事兼好友更为相同的一点是,她们都因为性骚扰而患上了同一种致命的病症:创伤后遗症


创伤后压力症 (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简称PTSD ,又称创伤后遗症 )是指人在经历过性侵犯 、 战争 、 交通事故等创伤事件后产生的精神疾病。 其症状包括会出现不愉快的想法、感受或梦 ,接触相关事物时会有精神或身体上的不适和紧张,会试图避免接触、甚至是摧毁相关的事物。


三位女警又都因为PTSD失去了赖以谋生的警察工作、甚至也失去了婚姻


唯一的区别是:现在卡尔已经刚刚过世。但令人担心的是,卡尔生前曾说,她认识的很多遭受骚扰和欺凌的女警都患有PTSD,很多人有自杀倾向。


卡尔自杀前,梅洛和加里福特都刚刚跟她联络过不久,感觉她听上去还是很乐观向上和幸福的,三月份还在自己的推特里晒了孩子的高中毕业照片。


坚强的人总是在用坚强的外表掩饰内心的脆弱?


卡尔曾经“那么优美地挺过了这一切,并为每一个人积极发声……她是我们所见过的最甜美、最好心的人……我总会伏在她的肩膀上哭泣,而她从来都没有表现出过任何软弱的一面。”梅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