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育>维多利亚 VICTORIA

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系列之十九: 婚姻中的财产(一)

发布时间:2018-5-29
发布者:admin

本专栏的上期文章向大家介绍了在法律中“家庭”二字的定义,以及构成与终结婚姻的要素。众所周知,一旦启动了离婚程序,双方最重视的事项,除了子女的抚养权与探望权以外,当属财产的分割问题了。

双方各自带入这段婚姻的所有物,以及在这段婚姻中购置的资产,若是双方未能够自行达成共识,将会怎样被法官分配呢?

本期的《BC省法律法规实用指南》就将向您介绍在BC省家庭财产的定义,与分配的基本原则和途径。

什么是婚内财产?

要分割婚姻财产,首先得将两人共有的婚内财产和仅一人所有的婚外财产区分开来。无论是正式举行了婚礼的已婚配偶,还是同居两年以上的未婚配偶,婚姻解体中的财产分割问题都受省级的《Family Law Act》法案管理。

其81-87条为“婚内财产”(family property)与“婚外财产“(excluded property)做出了简单明了的定义:所谓婚内财产,主要指在同居两年或结婚后获得的财产,以及在分居后使用婚内财产获得的那些,而婚外财产就是双方在结婚前各自获得的那些了。同样,配偶一方的债务是否算作婚内债务,也取决于它是否是在结婚前产生的。

不过,这两类财产都有各自的例外。即使是在婚后,第三方送给配偶其中一方的礼物,包括遗产,都算作婚外财产,只影响了一方的事故赔偿也是如此。

至于婚内财产,可能令您意想不到的是,婚外财产在这段婚姻中的增值也自动算作婚内财产,婚前就购置了房产的读者们尤其需要注意这点。

与前几期探讨过的债务法一样,婚姻法中也有“追溯”(tracing)的概念,也就是说不论时间,以婚内财产购买的财产仍是婚内财产,以婚外财产购买的仍是婚外财产。在双方就财产的婚内婚外定性问题发生争议时,认为该项财产属于婚外财产的一方有责任证明这一点属实。

3169474883ef4098a69a73e392f85dde.png

财产分割,只能“对半分”?

《Family Law Act》的第81条规定,除非双方签署了协议,或者法庭下达了判决书,BC省的婚内财产分割是极其简单的:双方各获得所有婚内财产的一半。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是婚内财产,无论是两人的联名银行账户,还是房地产,甚至是在这几年某些地区非常可观的房地产增值——都要对半分。

那么,离婚中的财产分割程序这就样结束了吗?如果明明主要是一方还了房贷,或是主动放弃了收入在家抚养子女,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在离婚纠纷中,任何一方都可以按照第94条向法庭申请不对等的财产分割,甚至将婚外财产视为婚内财产。

在斟酌是否批准这类申请,以及如何执行不对等分割时,法官可能会考虑以下因素:这段关系的长度、如果双方签署了协议,该协议的内容、一方配偶向另一方的事业或事业潜能的贡献、这段关系中是否产生了婚内债务、配偶双方各自还清该笔债务的能力、其中一方是否在分居后造成了婚内财产“市场波动以外的”价值变动、其中一方无意中造成了婚内财产的大幅贬值、税务因素,以及任何其他“可能导致显著不公”的因素。

除此之外,如果抚养费未能起到法案规定的作用,法官也会考虑这段关系对一方配偶的收入能力造成的影响,酌情分配财产。

同样,法官是否批准将婚外财产当作婚内财产分割的申请也取决于公平与否,而这里纳入考虑的因素有两个:这段关系的长度,以及配偶一方对婚外财产的维护、运营、管理等的直接贡献。

举个例子,在结婚前丈夫已经拥有了一处农场——因为是在婚前获得的,所以本当算作婚外财产——但在婚后的三十年中,虽然农场的产权上从未出现过妻子的名字,但妻子仍然将打理农场当作了她的本职工作,甚至因此放弃了在外的工作机会。在这种情况中,若是离婚时妻子申请将农场作为婚内财产分割,成功的可能性不容小视。

换句话讲,在BC省,严格地来说没有任何一项财产绝对免于在离婚纠纷中被分割到对方名下的风险。那么,如果双方签署了关于财产分配的协议,是不是就能高枕无忧了呢?

images.jpg

这么霸道的婚前协议,也可以?

在这里,笔者先为大家讲一个有意思的小故事吧:一名身价百余加币的“霸道总裁”在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后,爱上了一名刚刚入职不久、一穷二白的女下属。在经历了一次惨痛的财产分割后,这位霸道总裁发誓再也不允许自己陷入这种窘境,于是起草了一份颇为苛刻的婚前协议——比如说结婚每满一年便获得婚房3%的产权,最多只能获得49%——要求她签字。

女方的律师看完这份协议后认为非常不公平,强烈建议她拒绝,但她依然在男方的高压之下,在婚礼当天不情愿地签署了。若干年后,二人离婚,女方以协议不公平为由申请法庭无视协议,按照法案分配,希望籍此获得更多的财产。慎重考虑之后,法庭决定依然履行双方的婚前协议——因为其中并无严重的不公平。这就是大名鼎鼎的Hartshorne v. Hartshorne,在婚前协议领域中目前最有权威性的一案。

法庭在审视婚前协议时采用的“公平”与日常用语中的“公平”的确有些差别。首先,在经济情况上,女方并未蒙受损失——法官们注意到了她结婚时身负数万元的学生贷款,而离婚时即使遵守婚前协议的条款,也能获得数十万元——也并未受到真正意义上的胁迫,作为一名心智健全的成年人签署了该协议。

其次才是判断婚前协议是否“公平”的核心原则:双方是否在签署协议时准确地预测了分割时的情况。如果事实的确是这样,而提出申请的一方又无法证明该协议不公,法院则会采取其一向不愿介入私人协议的姿态,承认其合法性。

饶是如此,《Family Law Act》的第93条依然提供了推翻任何与婚宴财产有关系的协议的途径。其中除了赋予法庭在“显著的不公”的情况下无视协议的权力,也列举了四种“致命伤”,证明其中任何一种便可以使法庭无视协议中受影响的部分,乃至整体:在签署协议时,(a) 一方藏匿了显著的财产或债务,或与制定协议有关的信息、(b) 一方不当地利用了对方的弱点,包括无知、迫切需要,或困难、(c) 一方没有理解协议的性质或后果,和 (d) 其他在普通法系中使合同整体或部分无效的其他情况。因为这条法律,就算签署了婚前协议,也不能完全保证财产分割会像预想中的一样进行——当然,一份仔细设计的婚前协议还是有着显著的价值的。

那么,离婚协议又如何呢?敬请期待《婚姻中的财产(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