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维多利亚 Victoria

家住维多利亚的你,每次如厕可否知道有人在嘲笑你以及这座城市的排泄方式?

发布时间:2018-5-3
发布者:admin

维多利亚,这座多年经常被各种大大小小的媒体评为加拿大乃至世界最浪漫、宜居、富有小资情调和英伦风格的小城,却有着最原始的排泄方式。

先来看一下这些维多利亚最为著名的景点,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336.jpg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341.jpg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353.jpg

女王饭店、议会大厦和內港,图片来源:vancoverisland.com


这些景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是围绕着著名的內港(Inner Harbour)而建;內港港湾周围是维多利亚最为著名的景点,各种各样重大的社会活动都在內港的水上或附近的草坪上举行。


但是……


如果你拉近镜头,仔细观察內港岸边的浅水区域……


你就会发现水中源源不断会有黄色的絮状漂浮物……


此时也总会有人会满腹狐疑地问“那是SHI或者FEN BIAN吗……?”


朋友一般会答不出来。


因为如果不了解,任何人无论如何也难把这环境优美、景色宜人的美丽城市和这种“污浊”的做法联系在一起。


是的,在美丽的內港,即使有上面你发现的那些东西存在,但却并不存在任何的污染问题,看看岸边机灵可爱的海豹和周围的鲸鱼就知道了。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559.jpg
图片来源:vancoverisland.com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639.jpg

图片来源:Prince of Whales


BC省的虚伪之处


BC省和邻居阿省就跨山油管进行酣战之际,阿省或其它油管的支持者会指控BC省的环保人士,认为他们非常虚伪。


BC省反对油管的最大理由是环境保护的原因。但在环保问题上,指责跨山油管不环保的BC省府确实在有某些方面是虚伪的。


比如,BC省每年通过温哥华的港口出口3,600万吨的本省产煤炭。这些出口煤炭主要是炼钢用的焦煤和用来发电的电煤。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735.jpg
温哥华Delta地区的煤码头,图片来源:nationalpost.com

这些煤炭几乎都出口到了中国!


他们把燃烧煤炭的污染留在了中国,然后再从中国进口干净的钢材!


本来美国以前已经大幅减少了污染极大的电煤出口,导致煤炭生产商后来不得不绕道温哥华出口煤炭。


因为贸易战,简蕙芝执政时期的BC省府声称美国产电煤“不干净”,逐渐卡断了经由BC口岸出口的美国产电煤。但是近两年经由温哥华出口的本地电煤比例却在逐渐上升。


煤炭生产每年可以为BC省创造几十亿加币的产值。


2017年经由温哥华出口的煤炭在使用和燃烧的全部过程中可以连带产生9,98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当量,而2014年全BC省的碳排放才只有6,450万吨。


以环保的名义指责他人,自己却净干些干净了自己,脏了别人的“勾当”,能称得上虚伪吗?


但有些关于BC“虚伪”的指控却是不成立的,比如主要由人类排泄物构成的维多利亚生活污水!


在加拿大,路人皆知的维多利亚秘密是直到目前该地区都没有现代化的污水处理厂,所有生活污水都是直接排放到近海。


啥?


你反对油管,反对“安全的双壳”油轮,却自己直接把粪便泄到海里,这算哪门子环保?


……


说来话长。


加拿大媒体National Post的资深记者Tristin Hopper近日撰文指出,对维多利亚这座城市的排泄方式进行攻击的动力纯粹来自于政治、恐惧以及情感因素,其实并无任何科学根据。


“鲸鱼和三文鱼可以自由自在地在维多利亚附近海域遨游,他们并没有被BC省长贺谨或维多利亚市长Lisa Helps的排泄物杀死,” Hopper在他的报道中调侃道。


维多利亚的排泄方式裹挟的是“浓浓的”政治、社会和文化情结!


其实它除了能引起某些人反胃的“膈应”感以外,并无任何的负面环境影响。


传统排污方式的污点?


2006年,维多利亚的9位海洋学家曾共同署名,在《水污染公报》(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杂志上发表了一份有关水污染的社论,指出维多利亚的污水排放“不会对人类健康产生什么重大的影响”。


大维地区每天向太平洋注入的污水大约为1.3亿升。


污水先是经过滤网处理,把卫生巾、避孕套等固体物质过滤出来,然后会排放到离岸边一公里远、水面以下超过50米深的海中。所以也不能说维多利亚的污水一点都没经过处理。


这种生活污水的处理方式换做在其它地方都会是一个灾难,但是对排污口所在的、洋流湍急的胡安德富卡海峡(Strait of Juan de Fuca),维多利亚的排泄物会很快被洋流稀释。


这就好比在室外和密闭电梯内抽烟之间的区别。


海洋科学家如果不是在排污口附近进行测试,那么他们在其它地方很难发现任何的有害污染物证据。即使有污染,通常也是在排污口的400米半径范围之内。


2006年,维多利亚召集了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来研讨在维多利亚建污水处理厂的必要性。委员会最终报告所得出的结论是“无法精确计算或描述出处理厂的优势”。


当然,在污水口附近潜水游玩肯定是不可以的,除此之外,污水的排放并没有形成任何有毒废弃物的堆积或导致海洋生物的死亡。


维多利亚首府地区政府机构在2015年所做的一份报告指出,研究人员的确在排污口附近发现重金属的浓度比较高,但是在400米以外的地方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即使在排污口上方的海面附近,排污“对人类健康的影响风险也被认为是非常低的”。


2011年由独立咨询公司Golder Associates所做的另外一份沉积物分析报告同样指出,排污口附近的确发现了污染物,但是不足以显示污染物有任何的毒性其或其它的“生物性影响”。


最近一份相关的研究报告是去年进行的,针对的是可能由污水中化学物质和个人护理产品所造成的污染。研究依然发现虽然在排污口附近可以发现某些污染物,但是并没有造成大面积污染。


事实上,在排污口的200米范围内污染水平就已经降到了经过污水处理厂处理之后的中水水平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856.jpg

红线所示为维多利亚的两处排污口。图片来源:CRD


维多利亚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生活污水排放和处理方面,其它地区或城市很少有维多利亚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强潮汐洋流,加上寒冷的、富氧的海水环境赋予了这片水域对有机废物极强的消化吸收能力”


尽管如此,对于建立污水处理厂的呼声从来未曾停止过,幕后的驱动力则主要还是政治因素。


环境保护分子就一直给维多利亚的排污方式扣上莫须有的“鱼类杀手”的帽子。其中有一个自称为People Opposed to Outfall Pollution(英文简称POOP,正好是中文“屎”的意思)环保组织就发明了一个屎状漂浮物的“吉祥物”,动不动就拉出来游行。

WeChat Image_20180502095956.jpg

漂浮物吉祥物,图片来源:National Post

对于维多利亚排泄方式有强烈恐惧感的不仅是某些加拿大人,还有与维多利亚隔岸相望的、BC省的近邻美国的华盛顿州。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华盛顿州曾号召美国民众抵制到维多利亚旅游。2014年,该州的州长甚至起草了官方的声明,公开谴责维多利亚“毁了他们共同拥有的那片海”。


因此,在2006年,时任BC省的环境部长Barry Penner不得不下令起草修建污水处理厂的计划,理由很奇葩,


“这不是双关语,不过这的确是维多利亚时期的(排污)方式,那是在19世纪,现在我们都21世纪了。”


英联邦国家的人都很喜欢维多利亚这个名字,在香港有维多利亚港,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则都有以维多利亚命名的城市。


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常被定义为1837年至1901年,即维多利亚女王(Alexandrina Victoria)的统治时期。维多利亚时代后期是英国工业革命和大英帝国的峰端,与爱德华时代一同被认为是大英帝国的黄金时代。

WeChat Image_20180502100050.jpg

內港附近的游览马车,图片来源:National Post

再后来哈珀时期的联邦政府也下令维多利亚政府修建污水处理厂,并威胁说如果在2020之前仍没法确定这一项目,来自联邦政府和BC省政府的5亿加币拨款将被全部撤回。


“现代”污水处理的“现代”性

体现在哪里?

成本!


经过几十年的纷扰和争吵,现在维多利亚的污水处理项目终于已经上马并开工建设。


但是对维多利亚这座小城来说,其成本却是巨大的:


污水处理厂的建设总耗资需要7.65亿加币。


虽然大部分费用来自于政府投资,但是大头还需要大维地区的居民来买单。


此后的30年间,维多利亚的居民还要另外再总共支付超过20亿加币的污水处理厂建设和运营费用。


据统计,为了污水处理厂,以后Oak Bay的每户居民需要支付344加币/年,维多利亚居民需要支付296加币/年,Esquimalt:258加币,View Royal:248加币,Langford:239加币,Saanich:208加币,Colwood:146加币……

尾声


几十年以来,反对维多利亚现有排污方式动静闹得最大的一位人士,是来自英格兰的污水处理设计专家Ted Dew-Jones,他本人也曾经是维多利亚现有排污管道建设项目的审批人之一。


但是后来Dew-Jones逐渐变得消停了,因为他实在找不出什么任何的负面影响。


1985年他彻底停止反对传统排污方式,认为“只有政客在参与”。


六年后,他出版了《维多利亚的排污马戏团》(Victoria Sewage Circus)一书,记录了环境部门如何被政治势力压迫着,去寻找哪怕一丝丝的理由也要把污水处理厂建起来。


反对建污水处理厂的人士一贯认为,无论建什么样的处理厂,都不能替代胡安德富卡海峡的自然处理能力。


胡安德富卡海峡本身就是一座非常好的、生态友好型的处理设施,而人为建设的污水处理厂不仅要消耗能源,而且也会带来其它负面的环境影响。


David Anderson曾经是加拿大联邦政府的环境部长,也曾担任过维多利亚市的议员。


就是这样一位环境专家,一直都是极力反对建立污水厂的代表性人物。他认为污水处理设施的最终建设说明了“这个国家的公共决策不再是以科学为基础,” 只能说政客的决策离科学已渐行渐远!


Anderson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开玩笑说:“有点小失望,这些人(选民?)选我(担任议员),但是却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