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维多利亚 Victoria

维多利亚市市长和Facebook说拜拜了,称其为“有毒的回音室”!

发布时间:2018-3-24
发布者:admin

3月22日,维多利亚市市长Lisa Helps率先成为首批和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决裂的本地名人。Helps将Facebook称为“有毒的回音室”(toxic echo chamber),不是什么好的文明场所。


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也于前一日勇敢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称愿意接受美国政府的调查并作证,并不反对Facebook受到监管。


几天前,《纽约时报》和英国《观察家报》报道称,Facebook多年来纵容一款第三方应用以研究名义收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详细信息。这些信息此后被转移到了研究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手中,并被用来帮助特朗普竞选团队精准投放政治广告。这一报道随后立刻引发轩然大波。


Helps在自己的博客(竟然又用回了博客?)中称,在她刚开始担任市长的时候,Facebook还是一个讲理讲法的地方。实际上Helps三年半前以极微弱的优势赢得市长选举时靠的正是对社交媒体的充分利用。

Lisa Helps  图片来源:Helps Twitter


她认为过去四年间脸书已经变了,变成了某种两极分化的回音室。“不论我在上面发布什么,总有人把讨论带回到以前的同一个话题。或者更糟糕的是,如果有人在我的页面上发布了某些积极的评论,就总会有人在那里等着进行攻击,” (可怜的市长!


Helps说她已经从自己的手机和IPad上删除了Facebook应用。


她自己的调查发现Facebook实际上可以创造并保持负面的东西、恐惧或愤怒,并不会带来让人感到幸福的东西。“网络社交媒体让我们失去了按以往友好的方式进行谈话的能力,实际上也不能够再认真倾听彼此的声音。”


“我们开始注意到人们到公共场所或市政厅集会时,就带着来之前已经就有的满腹怨气。” (看来重点在这里,Helps看来已经受够了那些不能好好讲话的选民。)


她认为这就导致人们容易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从而不能够去集中解决那些更大的困难。“我觉得我们需要能够坐在一起,相互交流,相互倾听。总体上来说,社交媒体,尤其是Facebook,实际上是在削减我们作为人类参与文明社会的能力,这是非常令人忧心的。”


岛报记者也很坏地脑补了一下相应的画面:可能人人都拿着一份报纸或一本书阅读的时代才是文明的社会?


Helps说她还还会保留Twitter、Instagram账户,市民也可以继续通过电话、邮件、短信、Messenger或在市长到社区随访时进行沟通。


维多利亚大学的社会政策教授Michael Prince认为,由于还有别的社交媒体平台存在,所以现在还不能确定Helps是否会因为关闭Facebook账户而在今年的竞选中遭受损失。


他也认为脸书正在变成一个使社会变得更加分化(polarizing)的论坛。“有人说网络会带来民主对话的新世界,和对公众问题进行公开讨论的更大的民主化 —— 我倒是没看到这一点变成现实。


岛报小编语,这句话翻译成媒体界语言就是:认真做深入报道的传统严肃媒体正在削弱或消亡,炒作剩饭制作新闻快餐盒饭和有毒心灵鸡汤以及娱乐至死精神的大V们正在接管人们的听觉和视线。


实际上,在广泛使用微信的华人中间,也经常会听到有人说要关掉类似于Facebook的朋友圈的倡议。但是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