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维多利亚 Victoria

来自加拿大维多利亚的小哥要把扎克伯格和Facebook掀翻在地?

发布时间:2018-3-22
发布者:admin

这两天关于Facebook最大的新闻主角不是那个曾经在北京雾霾天里带着一众保镖跑步的扎克伯格,而是一个在维多利亚长大并上学的小哥克里斯·怀利 (Chris Wylie):父母是医生,小时候就通过打官司赢得巨款!曾是私立学校优等生!……

爆料扼住了Facebook的咽喉


随着Facebook被用于收集数以百万计美国选民的数据一事引发更强烈反弹,3月19日该公司股价遭遇四年来最大跌幅,这家世界最大社交网络公司的股价当天收跌6.8%,市值蒸发约367亿美元。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观察家报》(The Observer)的报道称,2014年,一个Facebook的第三方应用研发了一款心理测验的App,用来收集到了Facebook五千万用户。后来这个第三方应用公司把收集到的隐私信息都卖给了剑桥分析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违反了和Facebook的协议。


随后,剑桥分析根据庞大的数据库建成心理模型,分析这些用户的性格,政治立场,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大量个人信息。这些资料后来被用来左右美国选民的投票取向,影响到美国大选以及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


这5,000万用户相当于Facebook在北美三分之一的用户,其中包括了美国选民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


现年28岁,略带洗剪吹“杀马特”气质的怀利小哥,曾协助创建了剑桥分析公司,但后来在2014年离开了该公司。


爆料人Chris Wylie

图片来源:The Observer


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良心不安,于是在近日向英美媒体爆料披露了他们是如何通过社交网站非法获取用户资料,并直接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


投资者担心,在有关Facebook的数据可能被操纵的消息曝光后,监管机构将开始打压包括Facebook在内的各个科技巨擘,甚至到了生存未卜的地步。


英国数据保护机构和马萨诸塞州总检察长已对这件事展开调查,同时英国选举委员会(Electoral Commission)也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生来就不一样的维市小哥


据维多利亚本地媒体《殖民时报》(Times Colonist)报道,怀利在很小的时候就透露出了不一般的天分。


怀利的父母是医生。怀利6岁的时候在学校里受到了另一名学生的袭击,因此引发了其家庭和学校之间长达6年之久的诉讼官司。


关键是怀利的父母最终赢得了这起诉讼并获得了29万加币的赔偿!其中的9万加币给了父母,20万加币存到了留给怀利的信托基金里。小哥因此很早就已经很富有了!


环球邮报评论说,这一家子都是好样的,从骨子里和血统里就浸染着那种敢于 对抗不公和机构违规”的精神(a passion for confronting injustice and institutional malfeasance, — The Globe and Mail) 。

怀利的父母后来就把怀利转到了橡树湾附近的私立学校 Glenlyon Norfolk School。到了这所当地有名的私立学校之后,怀利果然就很快成为了一名优等生,并且在九年级的时候还获得了奖学金


他的中学老师和辩论赛教练Valerie Chatterton说大家都知道怀利很出色。他对政治也很感兴趣。 Chatterton说她认识的学生里只有怀利知道她自己的父亲是一名国会议员。


等2005年怀利到了11年级的时候,他已经是青少年参政议政志愿组织“维多利亚市青年议会”的成员了。当时怀利正在街头散发调查问卷,对本地青年的心理状态进行调查。


问卷上的问题包括 “你如何评价维多利亚是否是一个 ‘对青年人友好’的城市?” 以及 “想一想你在维多利亚的生活:请给你希望在维多利亚居住的意愿程度打分。”


当年怀利还就此接受了《殖民时报》的采访,他说:“我们认为我们可以设计一份调查,来搞搞清楚年轻人的思想状态。”


但是很明显,后来的事实证明怀利本人在维多利亚居住和生活的意愿倒是非常低。


Chris Wylie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来自小地方,影响大格局


据《观察家》相关报道的作者Carole Cadwalladr描述,怀利在年仅17岁时就在当时联邦自由党党领Michael Ignatieff的办公室工作,19岁的时候开始自学编程,到了20岁的时候就到伦敦经济学校学习。到了21岁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就开始为英国的自由民主党工作了。


剑桥分析公司称自己没有参与过英国脱欧运动,但是英国卫报去年就曾经报道过正是这位怀利在剑桥分析公司、脱欧运动组织Leave和维多利亚的一家小型市场营销公司AgrregateIQ之间起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尽管AgrregateIQ的主要高管都否认了这一点。


英国当地的媒体曾报道过,AgrregateIQ这间位于维多利亚专注于政治方面的“数据驱动型营销公司”曾经在脱欧运动投票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当时英国卫报将其称作一家位于“加拿大某省级城市”的小公司。


都来自维多利亚,小哥怀利从中所发挥的作用似乎不言而喻。


相关的资料显示英国脱欧运动组织Leave曾向AgrregateIQ公司支付了350万英镑的款项,用于帮助其赢得社交媒体方面的胜利。


看来所谓的社交媒体不看也罢!弄了半天我们自己的思想都不知道是被谁在左右和控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