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活动>维多利亚 VICTORIA

走过十四年, 维多利亚交响乐团更成熟 Tania Miller功不可没

发布时间:2017-7-17
发布者:admin

2017年4月19日 岛报第011期

    14年前,指挥家Tania Miller接下维多利亚交响乐团音乐总监职务,当年她才33岁,即成为首位领导加拿大主要交响乐团的女指挥家。

如今,Tania已陪伴乐团14个年头,只缺席过一场音乐会,那是一场在11年前的维多利亚户外水上交响音乐烟火会(Victoria Symphony Splash),原因是她在音乐会前一天生下她的大儿子。

14年来,Miller以她的领导智慧、艺术专业、创新卓越,以及努力不懈的精神,在去年乐团欢庆75周年时,带领乐团巡回到魁北克、多伦多、渥太华与温哥华等城市,成功让维多利亚交响乐团成为一支在加拿大举足轻重的乐团之一。Miller任期即将届满,观众及乐团对她不舍的心情日益弥漫,她也表示,她将会非常想念乐团的一切。

下个月就是Miller以音乐总监身份带领该乐团的后几场告別音乐会,她将在五月的几场音乐会上,带来西贝流士第二号交响曲与萧士塔可维契第五号交响曲,并请到钢 琴家Sara Davis Buechner演出Bartók第二号钢琴协奏曲,以及小提琴家Timothy Chooi 演出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为她在乐团担任音乐总监的努力与付出画下完美句点。她将把乐团传承的任务,交棒给35岁来自丹麦哥本哈根的新世代指挥家Christian Kluxen,象征一种世代交替,为乐团注入年轻热血。

图片6.jpg

成长背景

Miller出生在萨斯喀彻温省Foam Lake,从小学习钢琴与管风琴,也热爱球类运动,但 她对音乐的热情与日俱增,让她只好放弃许多校内喜爱的运动。她说,她是个自动自发的孩子,每天主动练琴6小时,而母亲总爱跟亲友夸耀说,她怎么样都没办法叫女儿停止练琴。

在13岁时,她开始有个梦想,期待自己有一天可成为一位登上卡内基音乐厅的钢琴家。Miller说,家里似乎有遗传音乐基因,父亲弹奏手风琴,而祖母家中有架老钢琴。她说:“祖母从未错过我小时候的任何一场演奏会。”但可能是家中钢琴老旧加上技巧不够成熟的关系,在她12年级参加加拿大皇家音乐院的音乐检定高级教师认证(ARCT)考试时,发现指伤已影响她弹奏快速音符的能力,让她开始思考转换跑道。而后,一个称为“指挥”的新领域,随即在她脑海里浮现。这个转折点,造就今天的Miller成为接掌加拿大主要交响乐团年轻的指挥的成就,以及加拿大首位担任重要乐团女指挥的荣耀。

交响乐初体验

Miller说,在她的家乡是不可能现场听到什么交响乐团演出的,所以,她记得首次聆赏现场交响乐演出是在一次学校旅行,共花了2.5小时的车程到达邻近大城里贾纳 (Regina)听里贾纳交响乐团(Regina Symphony Orchestra)演出法国作曲家 Claude Debussy的交响诗《牧神的午后》(Prélude à l'après-midi d'un faune)。这趟旅程让原本是井底之蛙的Miller大开眼界。她说:“这首有长笛、竖琴等配器的作品,极具感召力,仿佛让我完全置身在另一个世界。”这个10分多钟的作品,对许多当代与后辈作曲家而言,都代表着古典音乐形式,从此将进入一个全新而且现代化样貌的分水 岭。

坚信音乐教育的重要性

因为手伤阻碍了钢琴表演的梦想,Miller在大学的主修,也渐渐由钢琴表演转而将目标放在音乐教育。毕业后于高中任教的四年,让她对音乐教育有坚定的信念。她认 为:“音乐教育是所有孩童不可或缺的。”她要让每位孩童学习音乐、分享音乐并参与表演,赋予孩童自信与能力。她表示,她的两个儿子都喜欢弹钢琴,也能弹得一手好琴。虽然孩子难免有时有些惰性,需要家长督促,但是她开玩笑表示,她就等着两个儿子未来会感激她,而且她认为,他们是会感谢她的。

指挥生涯的开端

Miller在13岁就在家乡教堂担任合唱指挥,这也开启她指挥生涯的第一页。在任职萨斯喀彻温一所高中期间,她的志向是希望能到大学任教。某年暑假到阿尔伯塔省卡加利大学参加暑期指挥大师班课程时,她遇到从美国密西根大学安娜堡分校来的教授 Robert Reynolds,Reynolds发现Miller的才华潜能,鼓励她到美国进修。Miller表示,要不是有这个因缘际会,她应该没有勇气离开她的故乡。她说,当时从小乡镇到美国一流大学的她,在密西根大学有三年都不敢讲话,因为随便身旁的同学都是大有来头,不是名校毕业就是获奖无数。

在这样的环境与磨练中,Miller于1997年拿到密西根大学指挥硕士,并获得Ernest T. Jones的指挥奖学金,在Reynolds与Kenneth Keisler教授的指导下,于2000年顺利拿到密西根大学歌剧与乐团指挥博士学位。毕业后,那股指挥的热情还持续在加温,先是2000年担任温哥华交响乐团音乐总监Bramwell Tovey的助理指挥,并在2003年晋身副指挥。

乐团的工作,让她学到许多指挥与团员互动的人际关系技巧、乐团经营与增进指挥技巧的经验。Miller凭借她的专业素养与舞台魅力,很快得到加拿大有潜力年轻指挥家的名号。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因为Miller的努力不懈与恒久坚持,让她在2003年获聘维多利亚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的职位,成为全加拿大唯一一位带领重要乐团的女指挥。

Miller表示,很多好的指挥都是从学习某项乐器开始的,每一位都有自己的方式看到音乐的迷人之处,并借由器乐表演或歌唱爱上音乐。成为指挥对她而言,是一种想要与群众共处的渴望,这与钢琴家自己面对钢琴弹奏是不同的感受。指挥也是一种集结能量并同时启发人心的艺术。爱上指挥的Miller, 甚至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指挥全 世界所有的作品。

性別在指挥界的角色

问及性別对她初期担任乐团指挥的影响时,Miller表示,刚开始担任指挥,她真的对于一位乐团女指挥该怎么穿毫无概念,因为当时找不到一位女指挥当她的楷模。她表示,她花一生的时间都在观察并试图评估性別在指挥领域的影响,但她说:“此时的我,已走过经历这一切,也即将完成。”

当自己还年轻且刚踏入指挥这一行,是非常希望受到重视的。她说,她不希望性別会成为影响自己职业生涯的因素。这也是为何,她接下11年前在预产期前一周的维多利亚户外水上交响音乐烟火会,不料孩子在音乐会前一天提早来世,不得不临时找其他指挥代打。

在指挥台上一身帅气装扮的Miller透露,当她怀孕时,她其实很担心观众会认出她是个女的。她表示,在乐团指挥的专业领域,民众会要求妳是个指挥,而不是一位女性。她说,她一向是个有自我鞭策力的人,所以对她来说,在男性挂帅的领域成为万绿丛中一点红,会更加激发她在职场不让性別成为她的阻碍。她说,只要是对世界有助益的事情,就尽一己所能,并且拥抱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图片7.jpg

让古典乐生活化

Miller说从在高中任教延续至今就一直有个使命:让交响乐成为每个人的生活。她希望在任期内,可以让艺术与民众零距离,让古典音乐生活化。若有听过Miller音乐会的民众,应该都知道Miller不仅指挥,也会在音乐开始之前,放下指挥棒,拿起麦克风,为观众做曲目介绍,让每位观众都能与音乐产生一些共鸣。

Miller分享,即便是自己的父母来听她的音乐会,音乐会后,她会问父亲说:“音乐会如何呢?”而父亲就会很可爱地回复道:“可是怎么台上没有萨克斯风呢?”

她说,来到维多利亚能够让民众走进音乐厅,并且与民众分享好音乐是非常重要的。一年一度在夏天举行的户外水上交响音乐烟火会就是一个例子,数以千计的居民与观光客来到维多利亚市区的Inner Harbour听乐团演奏,这正是一个集体聆赏古典音乐的力量,令人难忘。对Miller而言,只要有越来越多民众走进音乐厅聆赏古典乐,就是一个艺术普及化的象征。

刺激乐团持续创新

她表示,演出古典音乐作品是乐团的宗旨,但在此同时,乐团也要持续接受新观念、新挑战与新刺激,秉持永不放弃的精神,这样才能让乐团更多元地成长茁壮。因此,喜欢创新的Miller,经常请到当今作曲家为乐团谱写新曲,或是演出一些比较现代的作品,哪怕是短短的也好,Miller都会找机会挑战一下观众对音乐的想像与对不同声响的接受度。她说身为一位艺术工作者,她有责任要创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音乐。若没有为世界带来一些意义,她认为她等于是没有把她的工作本分做好。她半开玩笑地说,多年来,观众似乎也越来越接受当今作曲家的作品,甚至还听上瘾,无法戒掉。

早年差点把团员气炸

她刚接下音乐总监时,她还是个新手,只能凭著直觉并且遵循自己的原则行事。她知道她自己是一个要让自己踏出的下一步永远比上一步更好的人,不仅是在职场上,在 她的人生也是一样。

Miller分享刚进乐团时,差点把团员气炸,因为她总是有个“坏”习惯要排练到上台前的后一秒才肯罢休。她说,在早一些年,乐团因为她这个坏习惯对她很生气,经常一彩排就是练上2.5小时。有一次在排练圣诞大众音乐会曲目时,她练到团员叫苦连天,有位团员喊叫:“拜托,这是圣诞音乐会啊!”

但她并未后悔,因为她为乐团营造了一股努力认真的风气。她也分享说,带领乐团有一个重点就是要尊重乐团的“阶级制度”,这样乐团的运作才能平和顺利。在她刚踏进这个乐团时,就对15年后的乐团样貌有一个展望, 如今她的努力付出都得到应得的代价,包括乐团水准提升,民众对古典音乐参与度更高,这让她感到欣慰。

如何准备一场音乐会

大家可能好奇,这么多的音乐会与这么多的厚重曲目,Miller是如何一一准备的。

她说,当她刚拿到总谱时,是在一个无声的世界,就只是一堆音符与一团混乱。她必须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覆读谱、一行一行地读、在钢琴上弹奏、聆听该作品数次、分析每一个和弦、计算有多少个小节,并且分析支解整首作品的结构。

她说,一首作品首次大约要耗时40到50个小时读谱,等三年后再重新拿出来演出时,大约要再花上10小时准备。她表示,当她知道一年后要指挥某首作品, 她会在一年前就开始准备。

鼓励年轻人追求梦想

除了指挥之外,乐团的一位重要核心人物就是乐团首席,也就是第一小提琴首席。Miller说,启发她很深的一位人物,正是维多利亚交响乐团首席Terence Tam。他说Tam不仅是位杰出小提琴家,也是一位杰出的钢琴演奏家。除了在音乐上的杰出表现,Tam也是一位医学博士。

Miller表示,原本因父母期待走上医学之路的Tam,在完成医学博士后,还是放不掉对音乐的热情,因此重新拿起小提琴成为他一生的志业。Tam也 赞赏Miller的领导、奉献与努力。Miller说,Tam的故事让她不会轻易对年轻人说,不要走音乐这条路,即便这是条难走的路,而且努力可能不见得会成功,但她鼓励年轻 人要追求自己的梦想。

Miller表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怎么走,但她会追随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音乐对人类而言是一种恩赐。她表示,她很被老天眷顾,让她一生能与音乐共度,她也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萌生卸任念头

当她开始听到民众说乐团已有改变了,这就是她开始认为是时候可以交棒了。 她做出这个决定,也是为了家人,希望能在职涯上精进外,还能当一位好母亲与好妻子的角色。

有时儿子不希望她又出远门工作,甚至天真地告诉她说:“妈妈,你可以在家隔壁的麦当劳打工啊。”因此,离开乐团也能多一点时间陪伴家人。

乐团与社区是她的爱

她说,她会非常想念这个她一手带领14年的乐团。她表示,当她用手势与乐团沟同时,团员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知道她要传达的意思。

她说乐团与她的关系,就 好像是一对老夫老妻坐在一起,不用多余的言语,就能心照不宣,这是一个很难得的默契。

另一个她爱的事,就是能够被维多利亚这个大社区投资并成为一份子。在维多利亚交响乐团一待就是14年,乐团也在她的带领下焕然一新,成为加拿大的主要乐团之一。她很高兴在维多利亚,她与大家一起为这个大社区做出改变,音乐也改变了整个社区。

卸任前的后音乐会

5月1日晚上8点于皇家剧院,Miller将带领乐团演出Tovey献给Miller的新作品,请到钢琴家Sara Davis Buechner演出匈牙利作曲家贝拉巴托克带有强烈切分音节奏与尖锐不和谐音的第二号钢琴协奏曲,以及芬兰作曲家西贝流士的第二号交响曲。

这首交响曲是Miller最爱的曲目之一,特別是它宏伟的终曲乐章。Miller将在音乐会前一小时在大厅举办“Tania Talk”,亲自为观众导聆。

接着是5月13日晚上8点与14日下午2点30分在皇家剧院的音乐会,这也是Miller卸任前的后两场音乐会。

Miller特別请到以前曾跟她合作过的小提琴家Timothy Chooi,演出柴可夫斯基耳熟能详的小提琴协奏曲,下半场则有萧士达高维契的第五号交响曲。

作曲家本人对这首交响曲的描述是“它可以称为是一首英雄性格的抒情交响曲,根本的创作思想是描写一个人的感情体验与乐观主义。”

未来生涯规划

Miller明年将到许多不同的乐团客席指挥。她说,她不会接下任何乐团音乐总监的职位,因为当客席指挥,日子能轻松许多。

她举例说,身为音乐总监,什么事都要操 心,每个器乐声部有什么问题,也是她的责任。

但是当客席指挥就不一样了,因为她可能是周三现身乐团,与乐团排练后演出,音乐会后就可说再见,飞回自己甜蜜的家。

她比喻就像祖母看孙子般,看完后说再见。她说,明年她就要开始担任客席指挥,与许多很棒的乐团合作。她说,当客席指挥能让她有机会,多留一点时间,关心留意一下过去从未有时间关心留意的人事物。(Ya-ti)